政務

governor
四平市人民政府   2020-04-17 14:06:00  

關于開展“服務企業周”司法維權主題服務日活動方案

  4月17日上午,四平市委政法委舉行關于開展“服務企業周”司法維權主題日活動新聞發布會。新聞發布會由四平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李炳輝主持,四平市政法多部門對服務企業法律政策進行了解讀。

  李炳輝說,為了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激發民營企業發展的新動能,今年1月,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吉林省人民檢察院、吉林省公安廳、吉林省司法廳聯合印發了《關于民營企業及經營者輕微犯罪免責免罰清單》(以下簡稱《清單》),并經省委常委會審議通過。該《清單》是指導全省政法機關服務企業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具有很強的實踐性、指導性、操作性。全市政法機關要不斷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服務意識,以只爭朝夕、時不我待的精神風貌,奮力譜寫新時代服務民營企業全面發展、全方位振興新篇章。

  按照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省委政法委的部署和要求,四平市委政法委在這里舉行新聞發布會,邀請市直政法機關負責同志就如何服務企業發展涉及的法律政策問題,向全市人民作出鄭重承諾。

 

四平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牛鋒在解讀《清單》內容時介紹:

  1.違反刑法第225條第4項,實施擾亂市場秩序的經營行為,情節嚴重,涉嫌非法經營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準確把握犯罪構成要件,對法律和司法解釋對民營企業的經營行為沒有作出明確禁止性規定,或者雖然違反行政管理有關規定但尚未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不得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對是否符合刑法第225條第4項“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的適用范圍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充分考慮我省經濟社會發展實際和犯罪社會危害性,逐級向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請示,依照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答復意見辦理。

  2.違反刑法第224條,涉嫌合同詐騙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嚴格把握犯罪構成要件,準確區分合同詐騙與合同糾紛的界限。對在合同簽訂、履行過程中產生的民事爭議,如無確實充分的證據證明符合合同詐騙罪構成要件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

  3.違反刑法第176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嚴格區分該罪與正當融資行為的界限。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生產經營活動,能夠及時清退吸收資金的,檢察機關、審判機關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4.違反刑法第192條,涉嫌集資詐騙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準確區分非法集資與民間借貸、商業交易的界限。對未向社會公開宣傳,在單位職工或者親友內部針對特定對象籌集資金的,公安機關可以不作為非法集資刑事立案;對資金主要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行為人有還款意愿,能夠及時清退集資款項,情節輕微,社會危害不大的,檢察機關、審判機關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5.違反刑法第175條之一,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貸款,給銀行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涉嫌騙取貸款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一概以銀行出具“形成不良貸款”的結論認定“造成重大損失”,不得將“形成不良貸款數額”等同于“重大經濟損失數額”。騙取貸款數額在500萬元以下的,未給銀行或金融機構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的,檢察機關、審判機關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6.違反刑法第193條,涉嫌貨款詐騙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嚴格區分貨款詐騙與貨款糾紛的界限。對于合法取得貸款后,沒有按規定的用途使用貸款,到期沒有歸還貸款的;確有證據證明行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不具備貸款的條件而采取了欺騙手段獲取貸款,案發時有能力履行還貸義務,或者案發時不能歸還貸款是因為經營不善、被騙、市場風險等意志以外的原因造成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以貸款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對單位實施的貸款詐騙行為,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認定為貸款詐騙罪,也不得以貸款詐騙罪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

  7.違反刑法第196條,惡意透支信用卡,數額較大,涉嫌信用卡詐騙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綜合考量持卡人信用記錄、經營狀況、經營困難原因、透支資金的用途等因素,不得單純依據未按規定還款的事實認定非法占有目的。持卡人透支信用卡用于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最終因經營困難無法及時償還信用卡透支款項的,公安機關不得認定為“惡意透支”。惡意透支數額較大,在提起公訴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檢察機關可以不起訴;在一審判決前全部歸還或者具有其他情節輕微情形的,審判機關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曾因信用卡詐騙受過兩次以上處罰的除外)。

  8.違反刑法第201條,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涉嫌逃稅罪的,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企業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以逃稅罪追究刑事責任(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9.違反刑法第205條,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如民營企業及經營者主觀上不具有偷騙稅款的目的,客觀上也未實際造成國家稅收損失,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刑事責任。

  10.違反刑法第219條,實施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依法準確區分刑事犯罪與民事侵權行為界限,對民營企業參與合作科研項目,在未取得合作方同意的情況下,與其他第三人簽訂技術轉讓協議,獲取轉讓費的,不得以侵犯商業秘密罪追究刑事責任,應作為民事侵權行為處理。

  11.違反刑法第158條,申請公司登記使用虛假證明文件或者釆取其他欺詐手段虛報注冊資本,欺騙公司登記主管部門,取得公司登記,虛報注冊資本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嚴格依照公司法關于公司注冊資本登記制的有關規定,對于申請實行注冊資本認繳登記制公司的單位和個人,不得以虛報注冊資本罪追究刑事責任。

  12.違反刑法第159條,公司發起人、股東違反公司法的規定未交付貨幣、實物或者未轉移財產權,虛假出資,或者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資,數額巨大、后果嚴重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涉嫌虛假出資、抽逃出資罪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準確把握該罪名僅適用于依法實行注冊資本實繳登記制的公司,對于實行注冊資本認繳登記制公司的股東、發起人,不得以虛假出資、抽逃出資罪追究刑事責任。

  13.違反刑法第389條,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涉嫌行賄罪的,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依法準確認定企業為開展正常經營活動而給付“回扣”“好處費”的行為,從起因目的、行賄數額、次數、時間、對象、牟利性質及用途等方面綜合考慮其社會危害性。對于情節較輕、積極主動配合有關機關調查的,或者因國家工作人員不作為而不得已行賄的以及認罪認罰的,應當依法從寬處理。因被勒索而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不得認定為行賄犯罪。

  14.違反刑法第393條,單位為謀取不正當利益而行賄,或者違反國家規定,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回扣、手續費,情節嚴重,涉嫌單位行賄罪的,在被追訴前,企業集體決定或者企業負責人決定主動交待單位行賄行為,對企業及相關責任人員,檢察機關可以不起訴,審判機關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受委托直接辦理單位行賄事項的直接責任人員,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自己知道單位行賄行為的,對該直接責任人員,檢察機關可以不起訴,審判機關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予刑事處罰。

  15.違反刑法第163條,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民營企業經營者在自查自糾中主動向企業、行業主管(監管)部門講凊問題、積極退贓的,或者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有自首、立功情節的,檢察機關可以不起訴,審判機關應當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民營企業及經營者觸犯上述刑法條款以外其他罪名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應當認真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根據犯罪的具體情況,區分案件性質、情節、社會危害程度以及企業生產經營狀況和發展前景,實行區別對待,做到寬嚴相濟、量刑平衡。

 

四平市人民檢察院專職檢委會委員陳忠解讀《清單》內容時介紹:

    按照四平市委、市政府《關于開展“服務企業周”司法維權主題服務日活動方案》的要求,認真落實《關于民營企業及經營者輕微犯罪依法免責免罰清單》,市檢察院根據民營企業及經營者涉嫌14個重點罪名刑事犯罪案件適用不批捕、不起訴的具體情形,明確具體辦案標準、規范廉潔執法行為,建立起符合時代特色和實踐標準,經得住歷史檢驗的執法辦案新模式、新機制。

  一、嚴格落實司法保護政策,確保辦案“三個效果”有機統一。全市檢察機關牢固樹立大局意識,切實轉變司法理念,切實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全市起訴妨害對公司、企業的管理秩序犯罪7人,擾亂市場經濟秩序類犯罪88人,起訴侵犯企業知識產權罪28人,起訴企業內部人員利用職務便利侵占、挪用企業財產等職務侵占犯罪和挪用資金犯罪共20人;對29名涉案民企人員依法做出不批捕、不起訴處理,涉企案件不捕率、不訴率分別為19%、17.5%。

  二、準確適用強制措施,切實保護民營企業經營者合法權益。在審查逮捕工作中,嚴格把握犯罪事實的證明標準,綜合評判犯罪的性質、情節、認罪認罰等對宣告刑的影響,準確評估社會危險性因素,依法慎用逮捕措施,防止“構罪即捕”,確保民營企業經營者以持久、可靠的預期放手經營發展。對不符合逮捕條件,或者具有刑事訴訟法第十六條規定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不予逮捕;對有自首、立功表現,認罪態度好,沒有社會危險性的,一般不予逮捕;對符合監視居住條件,不羈押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可以不予逮捕。對已經逮捕的,應當依法及時履行羈押必要性審查職責,認為不需要羈押的,及時釋放或者變更強制措施。市檢察院將結合“千名政法干部助千企行動”,送法上門,讓更多的企業家知曉并受益。

  三、開展起訴必要性審查,充分發揮檢察機關職能作用。在審查起訴工作中,嚴格按照證據裁判要求,準確把握刑事追訴的范圍和邊界,根據行為人在犯罪活動中的地位作用、涉案數額、危害結果、主觀過錯等法定主客觀情節,以及企業是否正常經營,納稅、勞動力就業及社會貢獻等因素,綜合評價刑事追訴的必要性和從寬幅度,做到寬嚴有據,罰當其罪。經審查認定不構成犯罪,或者認定構成犯罪,包括涉案民營企業經營者沒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情節輕微,依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或者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依法做出不起訴決定,堅決防止“入罪即訴”、“帶病起訴”。在涉民營企業犯罪犯罪案件中積極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鼓勵涉嫌犯罪的民營企業經營者認罪認罰,依法從寬處理。

  四、嚴格區分個人犯罪和單位犯罪,確保企業正常生產經營。對民營企業生產、經營等經濟活動,除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禁止外,不得認定違法犯罪。企業為開展正常經營活動而給付“回扣”“好處費”的行為涉嫌行賄犯罪的,區分個人犯罪和單位犯罪,從起因目的、行賄數額、次數、時間、對象、牟利性質及用途等方面綜合考慮其社會危害性。具有情節較輕、積極主動配合調查的,對辦理受賄案件起關鍵作用的,因國家工作人員不作為而不得已行賄等情形,依法從寬處理。因被勒索給予國家工作人員財物,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的,不能認定為行賄犯罪。全市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監委移送案件中,不起訴15件17人,不起訴率18.2%,其中,涉及民營企業家6件6人,占不起訴的40%。同時,積極提出檢察建議,規范企業及經營者依法經營。

  五、加強與公安、法院協調配合,保障民營企業財產利益。在辦理涉企案件中,強化對非公經濟案件的立案監督和羈押必要性審查,運用召開公開聽證、提出檢察建議等,加強對民營企業及經營者的權益保障。依法審慎采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依法嚴格區分違法所得、其他涉案財產與合法財產,最大限度減少司法活動對涉案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依法懲治侵犯民營企業及經營者合法權益、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維護公平規范的市場環境。同時,對公安機關移送的涉企案件,有效運用退回補充偵查、延長羈押期限等追贓挽損手段,切實維護民營企業的財產利益。通過嚴打“套路貸”、非法放貸等損害企業利益犯罪,積極挽回經濟損失。

  六、積極提供優質檢察服務,助力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市檢察院出臺了服務企業“十條措施”,積極提供優質的檢察產品。特別是疫情防控工作以來,辦理涉疫案件28件,刑事檢察、公益訴訟、行政檢察同步開展,為推進企業復工復產做出了貢獻。今后,我們還要不斷強化對涉企訴訟活動的法律監督,重點監督糾正有案不立、違法動用刑事手段插手經濟糾紛和虛假訴訟、裁判不公、執行不力等問題,依法及時辦理涉企涉產權的申訴案件。同時,對檢察人員利用職權對企業吃拿卡要等違法違紀行為,堅持以“零容忍”的態度嚴肅處理,決不姑息;對辦案中涉及的民營企業知識產權等商業秘密嚴格保密;依法認真聽取辯護律師意見,為民營經濟創造良好的發展環境。

 

四平市公安局副局長宿曉出介紹: 

  根據四平市政法委《關于開展“服務企業周”司法維權主題服務日活動的方案》要求,為優化四平市營商環境,支持民營經濟發展,依法保障民營企業經營者人身財產安全,激勵支持民營企業經營者放心投資、專心創業、安心經營,四平市公安局把貫徹執行《民營企業及經營者輕微犯罪依法免責免罰清單》作為一項政治任務,明確職責分工,層層壓實責任,依法履職盡責,推進《清單》落實到位,現就《清單》中公安機關對民營企業及經營者人身和財產慎用刑事強制措施相關規定列舉如下:

  一、對民營企業經營者所涉案件犯罪數額未達到立案標準,或者犯罪行為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公安機關不得刑事立案。經審查符合立案條件依法立案的,公安機關應當采取調查性偵查措施,在事實不清、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不得采取限制人身權利的強制性措施。確有必要采取強制措施的,為保障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可適當擴大律師會見的業務范圍。對涉及企業重大經營活動、重大緊急決策等情況,經辦案機關同意并派員陪同,允許民營企業經營者與律師會見交流企業生產經營事項、簽批企業生產經營類文件。

  二、對涉案民營企業財產,公安機關不得超標的、超范圍查封。民營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必需的廠房、場地、交通工具、大型機器、設備等,原則上不得查封。確有必要查封的,應予活封,允許民營企業繼續合理使用,最大限度減少執法司法活動對涉案民營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

  三、對民營企業投入生產經營、用于科技創新和產品研發的設備、資金和技術資料,公安機關原則上不得扣押。確需扣押的,應當允許民營企業及經營者提供與涉案財物價值相當的其他財物置換或者第三方提供反擔保。需要提取犯罪證據的,公安機關可以采取拍照、復制等方式提取。

  四、對涉案民營企業正常生產經營必需的基本賬戶,公安機關原則上不得凍結。確有必要凍結的,應當為涉案民營企業預留必要的往來賬戶和流動資金,保障企業正常運轉。民營企業員工工資、工會經費和黨組織黨費不得凍結或劃撥。

 

四平市司法局副局長崔丕軍介紹

    一、規定

  《清單》第三部分第1條對民營企業經營者在社區矯正期間正常行使經營權利做了如下規定: 

  “對有生產經營需要,確需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本人赴境內居住地以外處理的,社區矯正機構經審查可適當放寬請假限制,允許其請假外出簽訂重要合同、投資談判、參加重要展會、催要業務款項、走訪重點客戶等” 

    二、《清單》對民營企業經營者在社區矯正期間正常行使經營權利所作規定及解讀

  一是 符合即將于2020年7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社區矯正法》(下簡稱《社區矯正法》)的立法精神。新出臺的《社區矯正法》第三十四條規定“開展社區矯正工作,應當保障社區矯正對象的合法權益。社區矯正的措施和方法應當避免對社區矯正對象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影響”。該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社區矯正對象離開所居住的市、縣或者遷居,應當報經社區矯正機構批準。社區矯正機構對于有正當理由的,應當批準;”由此可見,我國《社區矯正法》充分體現了重視和保護社區矯正對象合法權益的立法精神,也客觀反映了社區矯正是立足我國基本國情發展起來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刑事執行制度。目前,我國社區矯正對象主要包括四類人員,即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假釋和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這四類社區矯正對象中在矯表現良好、沒有因違反監管規定受過處罰的民營企業經營者,即可適用《清單》所作規定。

  二是 適應當前我省加快推進民營企業發展的需要。司法行政機關作為政法機關的一個組成部門,在推進民營企業發展中承擔著法律保障和法律服務的職責。在社區矯正執行過程中,司法行政機關社區矯正機構會遇到這種情況,有的社區矯正對象作為民營企業的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投資股東或企業高級管理人員等,有時確需本人赴居住地以外從事經營活動,按照社區矯正對象不得離開居住地的要求,這部分人員就必須向社區矯正機構請假。如果按照原請假事由僅限于就醫、家庭變故等的要求,顯然會影響部分民營企業的正常發展。本次政法委“清單”的出臺,在不違背立法精神基礎上對社區矯正對象請假事由進行擴充,是符合民營企業發展的現實需要的,也是司法行政機關保障和服務民營企業的一項重要舉措。

  三是 請假事由的擴充也具有一定的限制要求。適用擴充的請假事由,是對于那些在社區矯正期間平時表現良好,沒受過處罰的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而言的。同時,經審查必須是確需本人參加的經營活動,而且僅限于簽訂重要合同、投資談判、參加重要展會、催要業務款項、走訪重點客戶等重大活動。另外,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被判處刑罰尚未執行完畢或者屬于刑事案件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不準出境的要求,凡是社區矯正對象在矯正期間都不得離開國境。為此,適用擴充的請假事由的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必須是從事境內相關經營活動,不得出境。

  四是 對請假的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要依法進行監督管理。在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請假期間,要每日向相關社區矯正機構和司法所報告其外出情況,社區矯正機構和司法所要對其進行電子定位監管,利用通訊設備進行個別化教育,隨時進行信息化核查,掌握其外出的真實軌跡和行為動向,要求其不得擅自赴請假目的地之外的地域,并保證按期返回居住地,辦理相應的銷假手續。這樣既滿足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正常行使經營權利,又能保證監管措施的落實,預防發生脫管和再犯罪。對于不嚴格遵守外出管理規定的民營企業社區矯正對象,社區矯正機構將對其進行相應處罰,情節嚴重的,將提請撤銷緩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收監執行,確保社區矯正刑事執行的嚴肅性、規范性。

 

[糾錯]
深圳福利彩票什么时候开售